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it资讯 > 正文
用数字告诉你2014年Google的野心在哪里
2021-02-23 10:32:36

2014 年,Google 仍然是那家广告公司

2014 年末,有这么一则趣事能证明 Google 这几年的强大与垄断地位。欧盟投票支持将 Google 的搜索引擎与其它商业服务拆分成独立公司的提议。这不是一项强制性提案,但它将带来对 Google 的更多质询,有可能引起新一轮反垄断调查。

表面上看来欧盟总找 Google 麻烦,最近几年矛盾的焦点集中于反垄断法、隐私问题、避税问题和拆分公司上。这种焦虑源自于欧盟对一个巨型公司的恐慌。作为一个公司,Google 在搜索和广告领域的地位已经很难有人匹敌。

在 2014 年,有这么几则数字能告诉你 Google 究竟有多大。

上市整整十年后,以营收计算,Google 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告公司。

它做的最成功的事情是收集数以亿计用户的信息,用这些信息投放广告。用户心甘情愿地用数据换方便。Google 还将收集更多数据——这些数据带来的收益,现在看来还只是广告。

增长稳定、财务成熟

2014 年的 Google 从各个方面来看都是一家成熟、增长稳定的公司。它像大部分科技公司一样有丰富的现金储备——截止第三季度末,账面上的 156 亿美元让它称得上富可敌国,也给了它尝试各种创新项目的底气。此外 Google 拥有非常稳定的支出结构,这也是成熟公司的特征之一。

唯一让 Google 看起来还像个初创企业的是高速增长。它的营收连续多年保持两位数增长,以前三季度的 479 亿美元计算,今年也不会例外。尽管放缓的增长速度让一些分析师神经紧张,但它仍然在以一般公司难以企及的速度扩张着。

稳定只是表象,如果细看 Google 的营收来源,我们会发现一些有趣但不出意料的变化。首先是国际业务的比例越来越高,但美国和英国仍然是它的主要收入来源,在剩下的国家中甚至没有任何拥有超过 10% 的份额。

今年 1 月与摩托罗拉分手后,Google 仍然有 90% 以上的营收来自广告。通过 Google 广告联盟 AdSense 等平台展示的广告增长并不明显,逐渐让位于 Google 自己在搜索页面上的广告收入。

包括专利授权等在内的“其它收入”在逐渐增加中,五年间由 4% 增加至 10%。 Google 在努力卖广告,也在努力不卖广告。

广告公司的未来在哪儿?

努力不卖广告的原因是,广告很难卖。从 Google 自己的财务数据中来看,它广告联盟的营收增长非常缓慢。也就是说,第三方网站开始缺乏把 Google 广告放在他们自己页面上的动力。不少网站绕过 Google 这样一个中介,直接与厂商联系广告投放。这样更精准,也更划算。

但这并不是 Google 广告业务的核心疑问。这家世界最大的广告公司一直没搞清楚该怎么做未来的广告——移动端的广告。

首先是它的移动广告业务市场份额在不断下滑,三年内。Facebook 为这个下滑负责——作为一个社交网站,它有更精准的用户数据,更好的广告展现方式和更有黏性的广告互动。这三年内,Facebook 的市场份额从 5.4% 一跃升至 21.7%。

第二个问题是,Google 赖以为生存基础的搜索和广告展示在移动端也许并不存在。更年轻的一代智能手机用户,他们想知道气温时不会去查天气预报,而是直接在应用商店搜索“天气”,想看最新的电视剧,他们会在应用商店里搜索“美剧”。“一个应用搞定”将成为一种自然的使用习惯,这一代会去更多地搜索不同应用来满足不同的需要。

换句话说,移动端的问题解决方案变成了一个个手机上的应用,而不是 Google 的搜索页面。移动网页的大小本身就限制了它所能展示的广告数量,而更多的广告展示开始发生在应用内,而不是在 Google 的搜索页面上。

就像之前提到的,Google 广告联盟的增长缓慢。应用内广告似乎没有为它带来新的增长点。

于此同时,就连 Google 的强项搜索引擎广告也在手机上出现了问题。2007 年 iPhone 上市时,乔布斯曾选择 Google 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内置全套服务。随着 Android 崛起,两家公司转入敌对,苹果已经拿掉了 Google 地图和 Youtube。目前 Google 在 iPhone 上唯一的预装服务是 Safari 浏览器的搜索引擎,而它的合同将在明年到期。雅虎和微软都在竞争成为 Safari 下一个默认搜索引擎。拿到这个机会意味着这个搜索引擎将成为所有 iPhone 用户的默认选择。

而在同一个月,Firefox 刚与 Yahoo 签署了独家搜索协议。Safari 和 Firefox 加起来占桌面搜索引擎的 19.1%,移动端的 46%。

2014 年,Google 在移动搜索广告上的难题才刚刚开始。

2014 年,一切为了更好地做广告

为了更好地在移动平台卖广告,Google 做了太多尝试。这些创新集中在它唯一能抓住的平台Android 上。

2014 年 Android 平台的五件事让它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Android One 低端机

9 月在印度首发的 Android One 手机承载了 Google 对于统一生态圈的期待。长时间以来依靠智能手机厂商自己优化系统、适配低端 Android 手机带来的问题是版本分裂严重,使用体验割裂。但更重要的是当厂商自己开始控制系统时,Google 的服务不再是预装的,也不一定是必须的。

Android One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它希望通过提供的更好的体验,让更多新兴市场的功能机用户开始用 Android。它也希望能在选择众多的 Android 系统生态圈里保留一定控制权。

Android 5.0 和 Material Design

Material Design 是 Google 为 Android 系统发布的一套设计语言。它提供了一种简洁、现代、适应不同屏幕尺寸的设计标准,并成为最新版 Android 5.0 系统的基础。

一直拖延为 Android 手机升级系统的智能手机厂商这次一反常态地积极。三星 Galaxy?系列手机从本月开始就可以升级到 5.0 系统,其中包括它为 Material Design 重新设计的大部分系统应用。内部项目 Project Zero 据称还要从头开始设计 Galaxy S6 手机。

Android 手机的参数战缺乏亮点,很多厂商对明年的手机该怎么升级不知所措。Material Design 代表的全新交互界面设计成为一个很好的卖点,Google 也因此能够进一步统一生态圈。

Android Wear, Android TV, Android Auto

Moto 360 智能手表也许是今年最惹人注意的智能可穿戴设备。驱动它的是智能可穿戴设备系统,Android Wear。在今年六月,它与智能电视平台 Android TV、智能汽车平台 Android Auto 一起发布。

Google 的计划是,在任何能用电子产品的地方,你都能用上 Android。

全平台、统一生态圈是 2014 年 Android 的野心,为了提高整个生态系统的价值,也为了获得更多用户数据、更好地卖广告。

2014 年,又多了个竞争对手——中国手机厂商

在 Asymco 所发表的中,2012 年被称为中国智能手机厂商时代的开始。

目前全球销量前十的智能手机品牌除了苹果、三星、LG 外,其它都在中国。而这三家的份额还都在下滑。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捧起了这些中国手机品牌。

中国智能手机厂商的共同点是使用高度定制化的系统。从小米、华为、魅族到锤子、一加,你不需要使用任何 Google 的服务,也可以方便地用 Android 手机——就算你想用也有一点人为设置的门槛。

出于政策原因,Google 早就放弃了中国市场的搜索业务。Android 手机本来是很好的曲线救国方式,但服务不可用和高度定制的系统使得它被“去 Google 化”。也就是说,Google 几乎没法从中国获取任何广告收入。

Android One 希望从低端机开始统一 Android 生态圈,与深度定制的第三方 ROM 竞争,从而获得更多控制入口的权利。而 Google 也在尝试以各种方式回到中国市场。

12 月 10 日上午,Google Play 在上海举办了一场完全面对开发者的活动。这是它在大陆地区的第一场官方活动,也标志着 Google Play 不再完全拒绝大陆市场。

它回到中国的最大阻力来自于手机厂商。小米、联想等智能手机公司太了解消费者对于应用商店的心理。预装是应用商店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最快途径,也是手机厂商的重要利润来源。依靠预装盈利的厂商甚至为此严格控制不同销售渠道的比例。Google Play 没法说服小米抛弃自己的应用商店,转而预装 Google Play。

如果不想错过中国市场,Google 可以选择和中国手机厂商合作,或者竞争。

2014 年,Google 所做的一切都在寻找下一个盈利点

手机和平板

1 月,Goolge 以 29 亿美元出售摩托罗拉;

6 月,发布关于 Android 5.0 和 Android One 的更新;

9 月,首款 Android One 手机正式发布,售价 105 美元;

10 月,Nexu 6 手机和 Nexus 9 平板随着 Android 5.0 系统正式发布;

12 月,Google 在上海召开中国开发者大会。

智能硬件和家居

1 月,Google 以 32 亿美元现金收购智能家居公司 Nest;

3月,Moto 360 智能手表发布,推出 Android Wear 智能穿戴设备系统;

6月,以 5.55 亿美元收购智能摄像头公司 Dropcam;

6月,发布 Android TV 和 Android Auto。

创新项目及其它

4 月,收购太阳能无人机公司 Titan Aerospace,它的无人机将飞行数年不着陆;

5 月,以 1.3 亿美元领投用大数据服务肿瘤医疗行业的 Flatiron Health;

5月,Google Glass 在美国正式发售,无人驾驶汽车正式推出;

6月,推出云计算服务 Google App Engine 和 Google Compute Engine;

7月,推出大数据预防疾病项目 Google Baseline Study;

9月,收购 Lift Labs 公司,为帕金森患者设计的勺子;

10月,推出 95 美元一年的购物速递服务;

11月,慈善项目 Project Loon 进军更多国家。

这公司几乎什么都做——它在尝试的东西包括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智能汽车、购物、云计算以及各种 Google X 的创新项目。

Asymco 提到,“Google 的研发投入看上去以刺激消费为中心,问题是消费的质量和本土营收的来源都没有被重视。这些问题是结构性的,滋生于社会结构之上,不会因为科技的普及而改变。”

因此,它现有的广告业务不会无限增长。没能在移动广告时代取得像桌面那样垄断地位的 Google 在寻找下一个盈利来源。

回到欧盟的质疑

外界以及欧盟对 Google 通过免费服务收集用户隐私继而精准投放广告的质疑也到达顶峰。

打开 Google 的“关于我们”页面,你仍然能找到那篇著名的《10 件我们认为正确的事》,其中说到,“我们公司建立于加利福尼亚,但我们的使命是用所有语言为世界提供信息。”

2014 年的 Google 被卡在开放和对生态圈的控制之间、桌面和移动时代之间、卖广告和保护隐私之间。在它提供更多信息之前,它还要保持增长,保持盈利。

但从另一个角度,Google 仍然是全世界最酷的公司。

今年 10 月,CEO Larry Page 把旗下六项核心业务的领导权转交 Sundar Pichai,自己牵头发起 Google 2.0 的项目,用以构建未来世界的蓝图。

与 Larry Page 一起创立公司的 Sergey Brin 负责研究创新项目的 Google X 部门。这个部门的创新包括无人驾驶汽车、Google Glass,孵化出了将互联网带给偏远地区的?Project Loon。

同样在今年,Google 还收购了计划大量发射小型卫星构建卫星网络的 Skybox、投资多个不同领域的生物和医疗公司。

而将科幻世界推向现实的资本正是每季度上百亿美元的广告收入。只有 Google 这样的大公司才能有资金和实力来完成一些看似“不务正业”却极具想象力的创新,也只有这样的公司有能力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自 好奇心日报


长春精品盒厂家 www.dssuliao.com
相关新闻
一心百姓网